广西省记者亲历烟草打私行动

  3月28日到29日,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采访卷烟打私工作时,记者跟随驻扎在东兴的广西烟草打私总队一起侦查、巡逻、行动,见证了部门联合打假的威力和成果。两天下来,时间虽短,但见了很多,听了很多,学到很多,感受很多,现以点滴记录致敬边境卷烟打私卫士们!浅浅的北仑河

北仑河一处正在卸货的码头

  “走,去入海口看看。”

 

  3月28日一早,广西烟草打私总队总队长刘峰带着记者到北仑河入海口处的某村庄。

 

  “一来,带你实地感受一下这里的打私工作;二来,我也顺便把近期的情况摸排一下。”刘总队长说。

 

  那天早上的北仑河口,起初浓雾弥漫,继而轻风拂面,薄雾轻笼,很有一些“仙境”的感觉。看到此刻北仑河里渔人撒网,边境口岸游人如织,岸上村庄屋舍俨然,谁能想到这里曾是走私严重的地区?

 

  站在北仑河入海口,记者对东兴市“沿边沿江又沿海”的特殊地理位置有了更直观的了解。

 

  东兴在哪?如果把我国版图看做一只雄鸡,那么东兴市就在这只雄鸡肚子底部。

 

  这里是我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端,与越南芒街市仅隔着北仑河,既沿边、沿江又沿海,海岸线长达50多公里,陆地边境线长40公里左右,是我国与东盟国家唯一的海陆相连口岸城市。作为界河,北仑河界部分河段水很浅,枯水期卷起裤脚就可以趟过。

 

  “虽然现在大规模、公开走私已经被彻底打掉,但东兴北仑河沿线仍然是反走私重点地区,形势依然严峻。”刘总队长告诉记者,沿着北仑河溯流而上,这里的河道狭长,而边境线则是犬牙交错,各种便道繁多复杂,难以全面设置固定屏障,客观上为走私活动提供了便利。

密实的“防控网”

反走私重点地区村庄的监控设施

  “突突,突突突。”

 

  一阵马达声响起,远处河面的浓雾中隐约钻出一只小船,向我方岸边急插过来。随之,警笛声响了起来,小船又匆忙载着刚卸下的货物返回。

 

  沿着北仑河一线巡逻侦查时,刘总队长发现,河面一艘小船表现异常。而话音刚落,小船就突然离开河流中线,朝着远处我方岸边驶来。

 

  “今天雾大,走私分子会有侥幸心理,想捡个漏。”刘总队长说,现在走私分子不敢公开大规模走私,但像刚才这种“蚂蚁搬家”式走私屡禁不止,是“最让人头疼的”。

 

  “刚才的情况下,执法部门是怎么得到信息、快速处置的?”记者问。

 

  “我们有一张紧密的防控网,刚才应该是监控预警系统起的作用。”刘总队长介绍说,这张“防控网”由三张大网叠加而成——

 

  第一张是由岸边的缉私哨塔、防护栏和水面的趸船、缉私艇构成的“物理防控网”。

 

  第二张是由海关、公安、烟草等部门组成的24小时联合巡逻队组成的“人员防控网”。

 

  据刘总队长介绍,烟草方面主要是由广西烟草打私总队来承担相关巡逻、摸排任务。打私总队于2016年4月18日正式成立,编制为50人,其中区局机关10人,其余人员以轮战方式分别从广西区13个市局(除防城港市局外)专卖员中抽调,每21天调换一批。

 

  第三张是由“空、天、地、潮”四位一体(即从卫星图片、“天网”工程、地方网格员、北部湾海潮变化四个方面收集情报)的东兴烟草打私情报信息中心构成的“信息防控网”。

 

  “几张大网既相对独立,又互通共享,能够对走私卷烟活动实现全天候、全时段、全方位监控,为烟草打私工作擦亮‘眼睛’。”刘总队长说。

冷清的“开柜”地

缉私二号塔

  “下午带你去‘开柜’地,那可是走私卷烟的源头。”3月28日中午,打私总队队员董欣(化名)说。

 

  到了东兴后,就听大家多次提到一个词——“开柜”。经队员们介绍得知,“开柜”的“柜”指的是货柜,有大有小,大都以集装箱的形式出现在河对岸邻国码头。

 

  在海关缉私二号哨塔附近,董欣指着河对面一处简易码头介绍说,过去这一带走私活动非常猖獗,最多的时候每天开柜量在200个以上,其中就有卷烟。

 

  “出现‘开柜’地,实际上是对方国家开设不对等口岸行为及采取‘暂进再出’贸易政策的结果。”董欣说。

 

  据悉,所谓“暂进再出”政策,即允许第三国货物暂进本国中转再出口他国。实际运行中,这一政策很容易造成卷烟走私泛滥。

 

  如今冷冷清清的“开柜”地,很难想象曾经是一派“车水马龙”“熙熙攘攘”的景象。

 

  在一处栅栏旁,董欣为记者介绍了走私卷烟的几种形式,包括翻越防护栏“扔”烟,以特殊工具从防护栏空隙“塞”烟,利用空中钢丝滑索“飞”烟,利用污水管道从地下“掏”烟……

 

  “随着打私力度的增强,如今‘开柜’的少了,但是沿着北仑河向东西两边蔓延的多了,走私活动也更加隐蔽化、分散化。”董欣说。

 

  董欣告诉记者,走私卷烟过河后,会以件为单位,用摩托或小车等交通工具运到中转点,然后伪装运输到广西、广东等多地集散,再发往全国各地。

持续的“攻坚战”

值守的打私总队队员

  3月29日一早,等了一晚上的“行动”终于来了。

 

  “海关方面昨晚蹲守了大半夜,今天早上刚刚收网。考虑到走私窝点附近情况比较复杂,我们要去支援。”在去某反走私重点村屯时,刘总队长说道。

 

  与海关等部门联合行动,是烟草打私总队的日常。据悉,以卷烟打私总队为依托,东兴目前构建完善了“1+5”烟草打私体系,烟草、海关、公安、边境管理等几个部门的联合行动比较常见。

 

  “你看,那个路口的简易窝棚,以前是个‘望风棚’,专门用来给走私分子通风报信,去年被我们打掉了。”

 

  “以前进村路上还经常会有石头、钉子、木桩等障碍物,要特别小心。”

 

  “看到没有?进村后,每个路口都有执法部门的车辆,这是提前布控,以防突发情况出现。”

 

  “过去,执法人员是进不了这些村子的,当地人称‘缉私不进某某某’。现在没问题了。”

 

  ……

 

  进村路上,打私队员们一直在给记者“普及”打私知识。当我们所乘车辆到达走私卷烟藏匿窝点——一栋居民楼一楼时,周边已经聚集了一群人,人数还在不断增多,其中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。当记者端起相机时,一些人马上转过身离开。

 

  “这个窝点有走私的真烟,也有境外生产的假烟,比较杂,量也比较多。”东兴海关缉私局有关负责人说。

 

  此次行动所在的村子,是执法部门重点监控的对象,但卷烟走私往往死灰复燃,屡打不止。为解决这种情况,东兴市政府坚持“开正门、堵邪门”,打私总队配合各执法部门进行综合治理,帮助有关村庄发展生态蔬菜、养殖等产业,引导边民正当谋生。

 

  “卷烟打私是一项长期、艰巨的工作,任重道远。”该海关负责人说。

上一篇:如何鉴别中华双中支香烟真假
下一篇:信息素诱捕器 当之无愧的烟草虫害监测专家